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

懒懒的黑龙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

杜拉得停止了无意义的挑衅行为,海贼看了眼进行到一半的魔法阵,海贼无奈的耸玉米地里的呻吟了肩,正要说话,突然听到一阵奇异的声音,正自纳闷,赫然看到了脚下地面不可思议的出现了龟裂,惊愕中,若大的一片地面凹陷了下去。

是什么让如此重大的比赛提前结束了呢?格里斯,开局亚瑟心中无比惊异,开局他们顾不得再听得里莫尔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,急急的从老人身边跳过,向小楼前面奔去。等两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前面时,教学楼前面,那巨型半圆形的屏障业已消失,比赛用的场地也空了出来,四周站满了议论纷纷的师生。假扮“这是怎么回事?比赛为什么结束了?”亚瑟随手扯住一个学生问道。玉米地里的呻吟

“我们也不清楚,白胡刚才一队骑士闯了进来,没过一会,校长他们便宣布比赛结束了。”海贼亚瑟皱眉道:“那校长他们现在在哪?”“不知玉米地里的呻吟道,开局我们没有见到他们。”

“见鬼,假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,假扮格里斯?”亚瑟回头想询问一下时,却赫然一直跟在身后的格里斯不见了,愣了下,自语道:“奇怪,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?”“哥,白胡你在找谁?”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。

亚瑟急回头间,海贼却见樱花笑意盈盈的站在身前,随口道:“一个朋友……”

亚瑟的话,开局说到半截嘎然而止,开局严格上说,格里斯根本不能算是他的朋友,不仅不是朋友,还属于仇敌的那样性质的对手,他们之间有的只有化不开的怨恨与耻辱。“那就让他死好了,假扮没有人可以永生。”杜拉得粗暴的回绝了艾亚心中最后的希望,假扮向盘旋而上的得兰咆哮道:“得兰,我们之间的事情总归要有一个了结了,这次你无处可逃,受死吧。”

“嘿嘿,白胡就算死,白胡我也要你来陪葬。”得兰嘶吼着双翼一收,想躲过对手的凌空扑击,可惜身在熊熊烈焰与杜拉得的夹击下,令他无法两者兼顾,再次失去了平衡,悲鸣了声,向地面栽去。杜拉得怎肯放过这个难得了机会,海贼只要能再次重创得兰,海贼便有可能终结这次行动,低吼了声,向下俯冲,向在空中翻腾不休的得兰扑去,想制他于死地。

事情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着变化,开局就在杜拉得以为可以手到擒来时,开局下方的得兰,却出人意料的恢复了平衡,只是他的姿式有些怪异,仰面朝天,双翼尽展,就若是平躺在空中一般,注视着渐近的杜拉得,冷笑不止。假扮“小心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